从六轮红包试点看数字货币进程推进
本文摘要:导语:截至2021年2月18日,数字货币试点已经形成“十地一场景”(“10+1”)的格局,并在深圳、苏州、北京进行了六轮红包试点,共发放数字货币1.1亿元,超越877万的公众参与抽奖,超

图源:i深圳

与深圳前两次试点不同,本次活动具备较为鲜明的区域特征,龙华区是产业大区,2021年位列全国工业百强区第11位,拥有超越120万产业工人,本次试点针对留深务工职员这一特定人群使用单位申报、统一抽签的方法,带有定向补贴的性质,与“就地春节”政策紧密结合。

从用场景来看,本次试点在企业覆盖范围上仅限于龙华区,但场景选择更接地气,涉及高中低不同档次的消费,加入了很多充满烟火气息的路边小店、个体商户,同时支持用数字货币在“智能扶贫柜”购买扶贫产品。另外,本次试点动员了更多企业的参与,并引导企业和职员理解和用数字货币,为后续企业内部拓展智慧饭店、党费缴纳、补贴发放等场景垫定了更好的基础。

整体来看,本次试点突出普惠性和定向性,体现了数字货币覆盖各类人群的最后目的,也显示出数字货币实行定向补贴政策的可行性和潜在优势,将来,中央银行可以借助数字货币刺激特定范围的消费,或实行愈加精准的货币政策,降低货币分发的中间环节。

(六)初次可视卡支付:数字货币亮相北京

除深圳、苏州外,北京也在2021年底开始了数字货币试点的布局,2021年12月29日,数字货币北京冬奥试点应用在北京地铁大兴机场线启动,花样滑冰世界冠军申雪等活动体验者受邀开通了数字货币钱包,并体验了用数字货币可穿着打扮设施钱包——滑雪手套“碰一碰”通过地铁闸机进站,这是冬奥特点数字货币可穿着打扮设施钱包的初次亮相,标志着北京围绕冬奥会场景推进数字货币试点获得阶段性进展,同日,丰台丽泽一家名为漫猫咖啡的咖啡馆内启动了数字货币应用场景测试,显示着数字货币线下商户布局的启动。

2021年2月6日,在北京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之际,为推行科技冬奥行动计划,加大冬奥支付服务环境建设,北京东城区人民政府围绕冬奥消费全场景,主办了“数字王府井,冰雪购物节”数字货币试点活动。本次活动共有超越252万市民预约报名,中签率仅为1.98%。

图源:中国人民银行,人民日报

自深圳罗湖拉开数字货币红包试点的序幕以来,数字货币的版图正在不断扩张。现在深圳已进行3轮数字货币红包试点,苏州也已进行2轮,北京在2021年2月也成功推进了数字货币更多试点应用,预计将来也将出现多轮试点活动。雄安、成都、上海等地虽然还未开始大规模试点,但也在积极布局,在局部区域和部分业务场景中开始测试数字货币。而通过多轮试点,公众对于数字货币的关注程度更高,理解也愈发深入。

图3 “数字货币”百度搜索指数变化

图12苏州年货节数字货币试点

图5建设银行钱包开通界面

(二)初次红包试点:深圳罗湖区

2021年十月8日,深圳网络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深圳微博发布厅”发布了数字货币红包试点的消息,经历了排号、摇号,共有191.38万名在深个人预约了“礼享罗湖数字货币红包”,中签率仅为2.61%。截至2021年十月18日24时,47573名中签个人成功领取“礼享罗湖数字货币红包”,申领比率为95.15%,用红包买卖62788笔,买卖金额876.4万元。数据显示,部分中签个人还对本人数字钱包进行充值,充值消费金额90.1万元。

深圳罗湖区的数字货币试点是全国初次,为后续的试点奠定了基础。此次试点确定了数字货币发放的具体流程,并且较为完整地展示了数字钱包APP安装与用、数字货币转账、支付、充值、绑卡等主要环节的操作过程,是进行公众教育和市场营销的有效实践。

图源:百度指数,01区块链

从深圳、苏州到北京,三地累计发放数字货币红包金额已达1.1亿元。另外,无论是深圳还是苏州,第二/三轮试点的用户参与数较第一轮均出现了较大增长。而在场景方面,数字货币从最开始的商超、加油站等纯线下场景开始扩展到“线下+线上”相结合的场景覆盖。自苏州双十二试点开始京东线上测试后,线上场景已经成为数字货币试点的“标配”。回顾六次红包试点的状况,大家可以从流通层进一步梳理出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和配套产业链。

图源:澎湃新闻

除去投放金额最大、覆盖企业数目最多,还有一个闪光点便是初次在两地同时推进数字货币试点,前四次试点均是单一区域进行测试,而2月十日起,北京和苏州同时开始数字货币的发放和用,总金额达4000万元,等于对数字货币系统并发性能的一次重压测试。京东科技集团作为本次试点技术服务提供方,其项目负责人彭飞表示,京东科技已经打造了自主产权的支付结算服务平台,用分布式计算、同城多中心构造,拥有多中心互备的高可用容灾能力和7×24不间断买卖能力,同时借助动态规则拆分算法专利,可以在15分钟内完成5000万笔以上的买卖对账。一系列高性能高并发算法在试点中的用,为数字货币后续的逐步竞价提供了坚实的基础。

(八)争流竞发:其他试点城市均有所布局

2021年4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有关负责人表示,现在数字货币研发工作正在稳妥推进,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将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健全功能;2021年11月24日,据财新网消息,数字货币新增上海、长沙、海南、青岛、大连、西安六地试点。现在,数字货币试点已经形成“十地一场景”(“10+1”)的格局。除去深圳、苏州、北京三地已经完成多轮试点外,其余城市都在积极进行数字货币试点的有关布局。

雄安新区在去年就已经进行了数字货币试点的预热,2021年4月22日,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改革进步局组织召开了数字货币试点推广会,推广会参会职员由三部分构成:一是有关部门,包括新区管委会进步改革局、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雄安新区法定人民币试点工作推行小组、雄安新区智能城市联合会分管负责人;二是参与研究数字虚拟货币的机构,包括工农中建等银行在雄安的分行,与蚂蚁金服和腾讯的有关负责人;三是应用试点单位负责人,包括中海SPV、金丰餐饮、奥斯卡影城、麦当劳、星巴克、京东无人超市等19家单位。从试点单位来看(如下表2),雄安新区的试点场景以餐饮和零售为主,包括行业龙头企业及雄安部分当地企业。2021年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赞同在雄安新区等46个城市和区域设立外贸电商综合试验区的批复》,策略中提出,鼓励外贸电商活动中用人民币计价结算,探索数字虚拟货币外贸支付。2021年2月7日,在雄安新区党工委管委会、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中心支行的推进下,中国农业银行河北雄安分行完成首款数字货币“硬件钱包”的研发投产。试点推广会的举行与硬件钱包的投产为数字货币在雄安的竞价提供了基础,相信在不久的将来,雄安新区便会开始数字货币的试点,且可能测试外贸支付场景。

表2雄安新区试点推广会应用场景方参与企业

作为第一批试点城市的成都则看上去较为低调,现在关于成都在数字货币方面布局的消息较少。2021年9月,途虎汽车保养与交通银行启动数字货币在汽车售后服务市场的场景合作,成都区域的79家途虎汽车保养工场店均可受理数字货币,并开出了首批数字货币汽车保养维护服务订单。2021年1月,有消息称成都将在2月进行红包试点,但现在并未得到官方确切消息证实,预计后续成都在数字货币方面会有新的动作。

作为第二批试点城市的上海则看上去较为积极,2021年1月5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同仁医院职员饭店初次体验了数字货币“硬钱包”,陆家嘴中心商场的一家奶茶店也开始了数字货币的内部测试;1月24日,上海市长龚正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今年上海将聚焦强化“四大功能”,其中包括持续推进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继续集聚一批功能性、总部机构,推进数字货币试点。在政府的支持下,作为金融中心且具备丰富高校资源的上海将在数字货币推进过程中体现出显著优势。

海南是第二批试点城市中备受关注的一个,海南自贸区和雄安新区都是国家规划的贸易经济重点项目,2021年6月,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白津夫就表达了塑造海南“数字虚拟货币区”的想法,海南自由贸易港具备金融开放和资金自由流动优势,更有开放革新政策和举措率先落地推行优先权。海南的试点或有助于数字货币在外贸中的场景测试,也能够帮助进一步提高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

长沙、青岛等地也都开始了商户的改造和数字货币内测工作,2021年1月30日,农业银行青岛分行已开始竞价数字货币钱包。截至2021年2月2日,长沙已经有超越3400个支持数字货币支付的线下商户;2021年2月5日,长沙拓展了“数字货币体验日”活动,并产生了全国首单数字货币燃气交费买卖。据了解,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邮储和中移金科都已经拓展了数字货币在长沙的内测。

导语:截至2021年2月18日,数字货币试点已经形成“十地一场景”(“10+1”)的格局,并在深圳、苏州、北京进行了六轮红包试点,共发放数字货币1.1亿元,超越877万的公众参与抽奖,超越50万人领取并用。整体来看,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一直本着“成熟一处,试点一处,覆盖面逐步扩大,并发量不断提高”的步伐稳步推进。

2021年11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出席第八届中国支付清算平台时表示“DC/EP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拟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下一步将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区域、场景和服务范围,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颁布应用”,2021年4月19日,央视新闻推广客户端发布文章《啥是中国版数字虚拟货币?如何使用?央行回话!》,其中提到“现在数字货币研发工作正在稳妥推进,先行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将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以不断优化和健全功能”,由此明确了数字货币“四地一场景”(“4+1”)的试点安排。经历了六年的研究,数字货币终于开始面向公众进行竞价。从试点区域选择来看,在考虑各地进步状况的同时,也兼顾了地区性进步策略,东西南北都有涉及。

图源:京东数科

4、买卖更快捷,已达到基本效率需要。依据京东数科发布的双十二当天买卖数据,全国首单电子商务平台数字货币消费诞生于12月11日20:00:02,一位九零后消费者在京东商城下单,并通过数字货币支付,支付过程耗时仅0.5s,与现有支付方法体验一致;从12月11日20时-12月12日20时,在京东线上场景有近20000笔订单通过数字货币支付,其中最大单笔线上支付金额超越1万元,上述数据表明,数字货币已经可以在效率上达到支付需要,同时也得到了公众的认同,但在并发量上还需要进一步测试。根据现在中国支付体系需要,要成为广泛可用的支付方法,并发性能上至少要能支撑每秒30万笔的买卖体量,而在现在试点中,还没进行这样规模的并发测试,后续可能通过更大的投放额度或通过多地并进的方法增加数字货币测试重压。

(四)覆盖范围扩大:深圳第二轮红包试点

福田区红包试点是深圳进行的第二轮红包试点,此次活动共有1,861,758名在深个人参与摇号抽签,中签率5.37%。截至2021年1月17日24时,95,628名中签个人成功领取数字货币红包,领取率超越95%,用红包买卖139794笔,买卖金额1822.65万元。数据显示,部分中签个人还对本人数字钱包进行充值,充值消费金额151.97万元。

相较于深圳罗湖区红包试点,福田区的试点在买卖场景多样性、企业数、买卖金额等方面都有所提高,涉及范围也扩大到深圳全市,同时,“碰一碰”支付的用愈加广泛,公众参与积极性更高。本次试点过程中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点,各大运营机构都增加了试点服务的支持力度,如中国农业银行在试点期间于深圳成立了总行级的“数字货币革新实验室”,重点围绕数字货币的特质拓展新范围的革新测试。

(五)特定人群定向补贴:深圳第三轮红包试点

福田区的试点刚结束不久,1月20日,深圳龙华区就发布了新一轮数字货币试点的通知,此次活动面向龙华区商事主体中购买社保的新年留深职员,红包数目共计10万个。总计由13,586家龙华区商事主体提交的、符合条件的374,360名新年留深职员成功进入抽签池,中签率26.71%。截至2月9日24时,共发放红包89724个,占总中签职员的89.7%,用金额1697.82万元,占已发放红包金额的94.61%,与此同时,中签者还额外自发充值,共涉及买卖金额52.96万元。

图6数字货币APP注册用法

图源:新浪财经

测试页面显示,数字货币钱包支持数字资产兑换、钱包管理、买卖记录查看、钱包挂靠等功能,同时也支持扫描二维码支付、线上汇款、收付款码和碰一碰等支付方法。但具体细则并未公开。

农行内测后,建行也在8月份开始了内测,并在其APP中开放了针对公众的数字货币钱包开通界面,虽也没实质竞价用,但进一步披露了分层限额的具体安排。

图10数字货币可视卡硬钱包

图8龙华区留深数字货币红包

图2:数字货币试点场景

表1数字货币红包试点状况

资料出处:01区块链依据公开资料整理

(一)面目初现:数字货币农行内测

2021年4月14日,数字货币率先在农行内测,虽然本次内测仅限白名单内的顾客,且仅涉及深圳、雄安、成都、苏州四个网点,并没面向公众发行,但这是数字货币具体操作界面的初次亮相。

图源:i深圳

依据有关部门公布的消息,本次红包试点活动的中签者会收到数字货币APP的下载链接,安装并用手机号注册。在注册过程中,无需预先拥有银行竞价推广账户,但需要在注册时选定具体的运营商开通相应钱包,这意味着“数字货币”APP并不具备直接支付的功能,只是一个钱包的综合管理平台,钱包实质的开发和运营由各运营商负责,各运营商可以选择在钱包的基础功能之上增加个性化服务。

本次试点还有三个值得关注的点:从运营机构上来看,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参与了本次试点,不同银行的钱包中数字货币显示的颜色不同,与各银行的logo颜色一致,但选择不同银行的钱包对收付款并无影响,均使用了统一标准;从支付方法上来看,本次试点仅限于近程在线支付,有关企业的POS机均已支持数字货币扫描二维码收款,而APP中的“碰一碰”功能暂未开通;从支付场景来看,有关企业覆盖餐饮、零售、生活交费等平时高频支付范围,深圳地铁站、中国石化加油站、友宝自动贩卖机等贴近公众生活的场景陆续也可用数字货币进行支付,同时,有关商户在试点结束后仍继续支持数字货币支付,中签用户也可继续兑换和用数字货币,以达到数字货币长期竞价目的。

(三)初次达成离线支付:苏州双十二购物节

苏州较早就开始了数字货币的用测试,2021年4月16日,据《科创板日报》报道,苏州相城区各区级机关和企事业单位、工资通过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代发的员工,将在4月份完成数字货币钱包的安装工作,5月,其工资中的交通补贴的50%将以数字虚拟货币的形式发放,这是媒体披露的首个数字货币应用场景。

2021年12月11日,“苏州发布”官方微信号发文宣布,“双12苏州购物节”数字货币消费红包经公证处现场公证,活动主办方已完成10万名中签个人“数字货币”APP用资格的申请工作,本次抽签参与人数超越70万,中签率约为14%。截至12月27日24时,96614人已领取红包,占总中签人数比率为96.61%,消费红包金额1896.82万元,占发放红包总金额比率的94.84%,其中,线下消费金额1049万元,占比55.3%,以商场超市、日用零售、餐饮消费、生活服务为主,排行榜前五位的线下消费商户为来伊份、中石化、中移动、大润发、天虹商场;线上消费金额847.82万元,占比44.7%。

相较于深圳罗湖区的试点,苏州的此次试点有四项突破:

1、覆盖人群更多,投放额度更大,应用场景更广。苏州双十二红包试点在单个红包金额、发放领取方法等方面与深圳的试点维持一致,但覆盖人群和总金额都翻了一倍,运营机构也在工农中建四家银行的基础上增加了交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将近一万家线下商户完成了数字货币改造。

2、初次用“碰一碰”和“双离线”支付方法。在苏州红包试点中,“碰一碰”功能正式上线,可以在线或离线完成支付。但离线支付还未竞价,苏州政府在抽签过程中开设了离线钱包体验计划,从报名参加的职员中选择了部分职员进行双离线支付体验,最后,共有536人用“双离线”完成了支付。

3、初次引入线上电子商务场景。数字货币的电子商务买卖场景是在本次试点中初次亮相的,本次试点的消费者可在数字货币APP中向指定商户主动推送数字钱包“子钱包”,就可在相应平台用数字货币支付。在此次试点中,参与测试的工、农、中、建、交与邮储六家银行的数字钱包均可推送至京东APP。除此之外,选择工行钱包的消费者还可在美团单车、滴滴出行中用数字货币红包,建行钱包可在善融商务中用,中行则可在b站中用。

图7京东发布线上支付说明及买卖数据

图4数字货币农行内测截图

图1数字货币首批试点区域

图源:01区块链依据公开资料整理制作

之后数月时间内,“数字货币到底是什么样?”“数字货币会以何种方法进行竞价?”等问题引起了公众广泛的讨论,各方猜想不一。2021年十月8日,深圳网络信息办公室发布消息:为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圳人民政府最近联合人民银行拓展了数字货币红包试点,通过抽签方法将肯定金额的资金以数字货币红包的方法发放至在深个人数字货币钱包,社会公众可持发放的数字货币红包在有效期内至罗湖区指定的商户进行消费。一时间,数字货币红包引起公众热议,这一独具中国特点的试点形式也飞速被同意。

图源:中国人民银行

北京的此次活动中闪光点频出,从支付方法上,数字货币硬钱包和可穿着打扮设施芯片钱包初次落地用,不依靠智能手机的数字货币支付方法开始出现。在试点过程中,中国银行等多家运营机构都发布了自己开发的硬钱包,邮储银行推出了叠加健康宝功能的数字货币无源可视卡硬钱包与指纹卡硬钱包,达成了数字货币支付和健康宝登记的”一卡双应用”,整个支付步骤更快捷,也防止出现因不可以非常不错地用智能手机而难以享遭到数字货币支付服务的状况。另外,嵌入了数字货币钱包芯片的智能手套、智能手表、徽章等数字货币支付介质也开始了小范围测试,其技术原理与碰一碰类似。

图源:新华社

下一步,北京将围绕2022年冬奥会稳步推进数字货币更多试点应用,持续深化落实“两区”政策,不断健全法定数字虚拟货币试验区和金融科技应用场景试验区建设,提高北京智慧城市服务水平,塑造国际消费中心城市,为北京冬奥会支付环境建设做好服务保障。

(七)初次两地同测:苏州第二轮红包试点

继去年12月成功发放2000万元数字货币消费红包后,苏州人民政府联合京东集团于2月5日开启“数字货币·苏州年货节京东专场”活动,第三发放3000万数字货币,以巩固和扩大数字货币在苏州试点的工作效果。本次试点覆盖商户超越1.6万家,投放金额和商户数都居于六次试点数目之最,报名人数为140.7672万人,中签率为10.66%,参与人数较苏州首次试点有了显著增加,公众认同度进一步提升。

图源:新华社

不同于深圳和苏州的试点,本次试点中,工商银行的部分ATM机已经支持数字货币与现钞的双向兑换,点击ATM屏幕中的“其他无介质买卖”后,下一页面有“数字货币”这一选项,其中包含“数字货币兑换现钞”和“现钞兑换数字货币”两个服务,输入手机号或扫描屏幕上的微信二维码即可完成存取现。

图9北京数字货币试点

图11支持数字货币存取现的ATM机

图13各计划试点区域进展

图源:01区块链依据公开资料整理制作

(九)数字货币试点的回顾与展望

数字货币红包试点已经进行了六轮,共发放数字货币1.1亿元,超越877万的公众参与抽奖,超越50万人领取并用。整体来看,数字货币的试点工作一直在稳步推进,本着“成熟一处,试点一处,覆盖面逐步扩大,并发量不断提高”的步伐,并不急于在某一省甚至国内竞价,而是先在一个区、一个市进行试点,支付方法从在线到离线,支付场景从线下到线上,并发金额从1000万到4000万,试点商户从3000家到数万家。在试点过程中,中国人民银行并非依赖一己之力推行数字货币,而是广泛联合传统金融机构、网络公司、零售商户,将发行流通与买卖场景紧密结合,技术革新与设施改造齐头并进,一同塑造数字货币支付生态。

数字虚拟货币以红包补贴的形式发行,是具备中国特点、迎合零售端消费心理和购买心理的试点安排,一方面并未导致金融体系的剧烈震动,另一方面易于被公众广泛同意,通过多轮试点逐步巩固在深圳、苏州、北京等地的数字货币竞价成就,让企业和公众更快适应并用数字货币这一全新的支付形式,为将来在国内市场发放数字货币探索了可行的路径,也为数字货币的广泛用打下了坚实基础。

伴随数字货币试点的深入,央行及运营商对于数字货币发放流通步骤、所需软硬件、并发量需要等方面或有更详细的认识。发放红包是试点方法的一种,但并非长期的发行选择,在试点经验积累到一定量后,运营商需要探索出新颖、可长期沿用的试点策略,也要适合尝试在钱包中加入更多的个性化服务,以期在数字货币支付体系的角逐中抢占先机、在新支付基础设施建设中找到我们的角色。中央银行也需要在试点过程中稳步推进数字货币的平时兑换,以验证货币政策、金融监管等手段的有效性,提前针对数字货币正常的状态应用可能遇见的问题探讨解决方法。